溜达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溜达小说 > 炮灰的金手指月月刷新 > 第15章 第 15 章

第15章 第 1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薛灵韵坐上了江满金的马车。

乡巴佬薛灵韵啧啧称奇,这个马车十分高调奢华,空间很大,像个移动的小房子。

薛灵韵坐在江满金的对面,马车里镶嵌着夜明珠,柔和的光线下将江满金头上的珠翠折射出熠熠华光。

“好富有……”

薛灵韵看着江满金几乎被各类珠钗插满的脑袋感叹道。

若是寻常人这样妆扮定是十分奇怪,但在江满金身上不会,她杏眼粉腮,百媚千娇。

但眼里没有娇怯软糯,而是无惧无畏的飞扬恣肆。

这份唯我独尊的气质,使得一切荒谬都那么天经地义。

满头的珠翠又算的上什么?

薛灵韵挺欣赏这样的江满金。

不在乎别人的目光,活出自己。

这是薛灵韵上一世遥远不可及的人生目标。

“薛女郎,你十分瘦削,方才我扶你时感到轻飘飘的,没骨头似的。”江满金手支着头,闲话般问道。

“啊,哈哈,不瞒你说,我是从平洲逃荒过来的,故而瘦了些。”

“那岂不是没吃的?女郎是怎么熬过来的?”

“说来也巧,幸好谢家来施粥,要不然江女郎你就看不见我了。”

“谢家?谢之仪吗?”

“正是人美心善的小菩萨——谢之仪。”

江满金垂下眼眸,眼底阴暗一片:谢之仪,又是她!

“对了,可否让人跟舍妹传话一声,我怕她找不到我。”

薛灵韵几乎都能想到周萃上完厕所出来,家被偷了的茫然无措。

“薛女郎放心,我这就安排。”

江满金掀起帘子,淡淡吩咐了一句: “可听见了?”

“是,殿下。”

“殿下?”薛灵韵惊讶道: “你,莫不是公主,吧?”

江满金抬起下巴,倨傲地点点头。

一直在旁边充当摆件的珠玉与有荣焉道: “我们公主殿下可是和惠公主。”

薛灵韵略有耳闻,这位和惠公主是圣上亲封的异性公主,其母是圣上的乳母,和惠公主从小与圣上一起长大,两人如同亲兄妹。

圣上十分宠爱和惠公主,公主的性子本就骄横,在圣上的放纵下更是无法无天,京城小霸王般的存在。

长街纵马?不足为奇。

擅闯宫闱?屡见不鲜。

调戏民男?家常便饭。

即使有苦主告到御前,圣上也只笑着道: “公主年幼,性子是顽皮了些。”

天老爷,公主已然十八了!

不过这样的公主怎么会好心地救下她?

薛灵韵没来得及细想。

“殿下,到了。”

马车缓缓停稳。

刚下车薛灵韵就看见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公主府。

恢宏大气。

江满金亲热地拉着她的手: “我已叫下人备好了饭菜,女郎快来。”

薛灵韵能感觉到她的急切,腕间被江满金捏的似乎很紧,紧到薛灵韵雪白的皮肉凹陷一片。

奇怪,为什么感觉不到?

薛灵韵暗自掐了自己一把。

她皱着眉头,自己的身体怎么了?

为什么现在看不见字幕,为什么现在感觉不到痛疼?

与此同时,荆廿四跟在后面左右为难,薛灵韵进了公主府,自己是跟还是不跟?

且不说公主府里高手如云,万一被发现,公主闹到皇上面前,自己小命难保。

荆廿四没有犹豫:遇事不决问领导。

他立即向荆砚汇报此事。

荆砚也捏不准,遂向圣上报告。

沈昧捏着鱼食,漫不经心撒下几粒。

缸内的鹤顶红金鱼甩着尾鳍飘逸游来,敏捷吃下鱼食后,在来晚一步的虎头金鱼身旁游了一圈,身姿似仙鹤出尘洒脱。

沈昧被逗笑了,伸出白皙修长的手点了点鹤顶红金鱼的头顶,泛起一圈圈涟漪,金鱼咻一下躲在莲叶下。

沈昧拨了拨水,道: “公主难得有看得上眼的,那就不跟了,省得她生气,让荆廿四在府外盯着。”

荆廿四得了消息,一颗心重新落回肚子里,心想薛灵韵在公主府约莫也无大碍,不如先去买个馍馍吃,昨日就馋了。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他口中无大碍的薛灵韵已被迷晕了。

江满金看着倒在饭桌上的薛灵韵,冷哼一声。

芊芊玉手一抬,珠玉忙绞了帕子仔细擦着江满金的手,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毫无遗漏。

江满金蹙着眉: “珠玉,要用松柏水擦,这才能去除晦气。”

“殿下放心,这正是松柏水,奴婢还加了柚皮,话说回来殿下做戏何苦要与妖女肌肤接触?邀她同乘够抬举她了。”

江满金说: “还不是为了放松她的警惕,万一她看出端倪逃跑,我再想抓她可难了。”

“慧觉大师到了吗?”

“早在客房等着了。”珠玉拉过江满金的另一手擦拭着。

“好,到时候让这个妖女现原形!珠玉,妖女用过的物件都烧了,她碰过的也不要,一件不留。”

“是,殿下。”

薛灵韵是被水泼醒的。

她迷迷瞪瞪抬起眼,月亮挂在树梢。

脑子里最后的记忆是江满金哄她喝酒。

薛灵韵推脱道自己不会喝,耍起酒疯来免得在殿下面前失礼。

江满金却不依,撅起小嘴说这是看不起她,语气道不尽的委屈。

薛灵韵这人有个致命缺点,她看不惯男人示弱撒娇,但是受不了女人示弱撒娇。

更何况还是那么漂亮的女人,薛灵韵当下就昏了头,就着江满金的手喝了一杯酒。

然后,然后就没了意识。

她努力回想,自认为自己酒品还可以,喝完倒头就睡。

正咧着嘴笑着,看清面前的一切笑容凝滞在脸上。

只见面前的空地上有一火堆,火苗贪婪地舔着铁桶,熊熊燃烧,呼之欲出。

火后面站着江满金,珠玉,一干带刀侍卫和一个道?还是佛家大师?

隔着火苗薛灵韵看不太清他们的神情,但直觉不是什么好脸色。

她隐约觉得自己长高了些。

不然怎么一眼看到他们的头顶?有一个侍卫还有些脱发。

薛灵韵后知后觉往左右瞟了一眼,发现自己的手竟被绑住,低头一看脚也被绑住,好家伙,她被绑在十字架上了。

她动了动手,分毫未动,绑的很紧。

但是她还是感觉不到疼痛。

江满金见薛灵韵清醒过来,对着旁边的慧觉大师道: “开始吧。”

慧觉大师点了点头,转着念珠直直上前。

薛灵韵看着这个大师走到自己脚下,嘴里念念有词,叽里咕噜说着一大堆。

一开始,薛灵韵还颇有兴致听了一会儿,后来实在烦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打了个哈欠。

珠玉激动地朝江满金道: “殿下,起作用了!那妖女要现原形了!”

江满金嘴角压不住笑: “慧觉大师可是得道高僧,制服一个小小妖女还不是手到擒来。”

江满金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她发觉薛灵韵只是打了个哈欠。

娇俏的小脸一寒,语气中隐有不满: “慧觉大师,还是将你的看家本领使出来吧。”

慧觉大师见薛灵韵毫发无伤,额间滴下几滴冷汗,心下道:这妖女有些道行。

他拂袖擦了擦,随后从袖子里掏出一沓符纸。

没着急往薛灵韵身上贴,而是掏出一罗盘,在薛灵韵所在的方位不断走动,摆起了阵法。

慧觉大师摆好阵法,将符纸分别贴至薛灵韵额间,两肩,丹田,双膝处。

而慧觉大师站在阵法中间,双手翻飞。

忽然狂风大作,树叶吹的哗哗作响,火苗忽明忽暗。

乌云遮挡月亮,投下阴影。

“啊,啊,啊。”

不知是谁喊了句: “妖女现世了,保护公主!”

带刀侍卫呼啦啦将江满金围在中间,江满金攥住珠玉的手,冰凉如冰。

慧觉大师归然不动,风吹袍角猎猎作响。

薛灵韵终于打出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阿丘——”

这符纸不知何物所制,味道十分呛鼻。

江满金见状气急败坏,一把推开侍卫,气冲冲到慧觉大师面前: “秃驴,你再整这些没用的,我将你一起绑了!”

慧觉大师双手合十: “公主切莫暴躁。”

他抬头看了见重见天日的皎洁圆月: “依我看,眼下只有火烧一法,将那妖物被逼得现出原形。”

江满金怒道: “何不开始就放火烧?”

“殿下,你看。”慧觉大师指了指天上的圆月。

江满金抬头望,莹莹圆月如白玉盘。

“现在正是月亮最圆之时,也是妖物最弱之时。”

薛灵韵也抬头望,恍惚间想起,自己刚来这异世的那一晚也是这样的月亮。

不知不觉,已一个月了。

电光火石间,薛灵韵想到什么,她的金手指是不是会变?

而且是一月一变。

上个月是看见人的生平字幕,这个月是痛觉屏蔽。

该说不说,有点鸡肋。

不过没有痛苦的死去,她也勉强接受。

心里这样想,但是慢慢的泛上酸涩,周萃这孩子以后该如何是好?

她们刚刚有了一个家,正在慢慢添置家当。

她答应周周在枣树下搭一个秋千,来年在满园春色中触摸天空。

她还想着要在窗下种一丛芭蕉,下雨时可以在窗前听雨打芭蕉。

她还想着辟出一小块地种菜,这样就能省下一笔银子。

她还想着周周及笄,到时送她什么礼物才好?

她还想着……

她想了很多很多。

万万没有想到,火焰即将要舔舐她的裙角,吞噬她的躯壳。

江满金已经吩咐侍卫将桐油倒至薛灵韵所在的台面附近,台面周围是一捆捆齐人高的柴火。

慧觉大师点拿起火把,点燃了柴火。

干柴烈火,一触即燃。

薛灵韵被照的红彤彤的,眼瞳也映着红色。

珠玉将江满金护至身后,因为热浪来袭,众人后退三尺。

“殿下,薛灵韵果然是个妖女,那么热她竟一滴汗也未流,神情还如此镇定。”

“她死期将至。”

江满金看着薛灵韵坚定地说。

荆廿四嘴里叼着馍馍,看着公主府一片红光,吓得屁滚尿流,馍馍滚落在地。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小小的跟大家开个玩笑,这次认真了,小小剧透一下

想知道的往下滑

↓↓↓↓↓↓↓↓↓↓↓↓↓

↓↓↓↓↓↓↓↓↓↓↓↓↓

↓↓↓↓↓↓↓↓↓↓↓↓↓

↓↓↓↓↓↓↓↓↓↓↓↓↓

↓↓↓↓↓↓↓↓↓↓↓↓↓

↓↓↓↓↓↓↓↓↓↓↓↓↓

↓↓↓↓↓↓↓↓↓↓↓↓↓

↓↓↓↓↓↓↓↓↓↓↓↓↓

↓↓↓↓↓↓↓↓↓↓↓↓↓

明天19:00更新

嘿嘿:)

另外,

祝大家元旦快乐,你我都要平安才好。感谢在2023-12-31 03:49:22~2024-01-01 03:37: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可是晋江让改昵称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