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达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溜达小说 > 破天堺 > 第73章 第 73 章

第73章 第 7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银的到来给了凛逃离的希望,可原府中的守卫实在无懈可击,凛始终没能寻到如何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离院离府的稳妥法子。

高银并不习惯被禁锢在室内的生活,也不喜食用人吃的熟食。刚开始和凛重聚的欢喜劲头一过,它便有些烦躁起来,时不时在屋内游来窜去,一个不慎碰倒了屋内的瓶瓶罐罐,发出不小的动静,引得院外人一阵问询。

凛不懂得如何驯兽,只将高银当作一个闹事的孩童,对着它横眉竖眼地装作恼了。高银见状便像犯了错的孩童一般垂下脑袋,老实消停了下来,可过不了多久,它便又不安分地闹腾起来,弄得凛终日提心吊胆。

许是因为高银的存在,凛更加频繁地忆起道闲,无比怀念她在余末城的日子。不知卓然将她的药铺经营得如何了,也很好奇道闲究竟会采取怎样的行动。有那么一瞬,凛甚至想逃去余末城,可这念头刚一生成,凛立即驳了这一荒唐的想法。道闲已签下了离书,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定不会欢迎她回去。

原彩每日午后依旧会来找凛一同做些什么打发时间,时而是女工刺绣,时而修习茶道花艺。凛原本不喜这些,可如今却发现专心致志地做这些精细活与先前炼药制药有几分相似之处,都能让她受困烦躁的心情稍许平静些。

此前柳请夏在原府时,凛曾见过她与原彩二人朝夕相伴,亲密无间,情同手足。虽近来原彩与凛亲近了许多,凛心中仍对她有所戒备提防。

一日,二人正低头穿针引线,原彩忽然支开了跟随左右的仆从,沉默片刻后,略显突兀地开口道:“听闻前几日有条飞龙落入了你院中。”

凛不解其意,只点头道:“确有此事。”

“听侍卫长的描述,那龙似乎很像传说中道闲的坐骑。” 原彩语毕静候凛的回应,见凛没有应声,又道,“听后厨的仆从禀告说,你这几日索要的吃食比先前多了近一倍。”

凛手中的针线一顿,心中暗叹原彩虽怯懦不善言语,却有着极细腻的心思。凛很快又继续来回走线,淡定答道:“我被禁在院中多日,心中空虚,需要靠食物慰藉。”

原彩并未置信,追问道:“你可是有离城的打算?”

在原彩探寻的目光中,凛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无奈笑道:“瞳要求我不离府,我怎敢违抗他的意愿?”

原彩压低了声道:“你若真有离开新垣城的想法,我兴许可以帮你。”

凛只当她在持续试探自己,谨慎回道:“你先前害怕违逆瞳,都不愿带我出院,今日为何忽然想助我离城?”

原彩犹豫片刻后道:“我近日听闻了一些有关你和瞳叔的风言风语,觉着你继续留在凉州,怕会对南疆的联盟不利。”

瞳临走前与凛争吵拉扯时并未避讳在厅内侍立的仆从,屋外亦有不少侍从听见了动静。瞳不管不顾的鲁莽使得不少人都知晓了他与凛的关系非同寻常,如今这事也传到了原彩耳中。

一想到瞳毫不顾及她的颜面,将她当作玩物一般对待,凛不由怒火中烧,放下了戒备,问道:“你打算如何帮我?府内侍卫不会听从你,只会遵守瞳的命令,他们不会放我走。”

原彩微微一笑,道:“既然有抵制人被法术控制心神的法物,自然也有操纵人思想的法物。”

“若是瞳知道你助我离开,你不担心他事后会责怪惩罚你吗?”

“我可以易容成苏叶的样貌行动。苏叶对于瞳叔很重要,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怪罪苏叶。我也能将你改换成苏叶身边人的样貌。”

凛并未提及自己无法被易容之事,只点头应着,提醒道:“原氏有不少族人能易容改貌,府门口的侍卫应都佩有识别异形法术的法物。”

“法物稀少,府中只有个别侍卫轮流佩戴,大部分关卡都能顺利骗过。若是真遇上了能看穿我们的侍卫,我会用请夏姐交给我的亦云石暂时控制他们的思维,迫使他们放行。”

心细如针的苏叶对原彩支开身边人的举动起了疑,此时进了屋,急急朝她们走来。

原彩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飞快道:“若是决定走,今夜子时在院内湖心亭等候。”

凛思索片刻,虽对原彩的计划有所顾虑,别无他计的她仍决定冒险一试,于是点头应下。

凛回屋后立即知会了七海。二人收拾好随身的行李,又用衣物、花瓶等物在被褥下堆叠出两个人形,装出二人仍在床上睡觉的模样,试图延缓被他人发觉的时间。

高银有些抗拒再次被藏入凛的木盒,四处逃窜。凛软磨硬泡,费了好些功夫才将它哄住,握住它不情不愿地伸出的龙爪,搭上药箱。

凛在确认七海掌握了木盒的开合方法后,也藏入了药箱。七海则摇身一变,幻成一只易于藏身的黑猫,叼着小小的木盒,悄无声息地从虚掩的门缝中溜出,潜入漆黑的夜色中。

院中角门紧锁,七海跃上内院低矮的院墙,进入了瞳的正院。院中仍有不少夜间巡逻的侍卫,七海沿着墙角小心翼翼地前行,留意着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又隐在灌木树丛下穿过内院,不多时便来到了约定的湖心亭附近。

一片死寂,亭中未见人影。七海缓步靠近,刚一入亭,便被另一只黑猫扑倒。

七海正欲回击,那猫猛地窜高,变回了原彩的模样,笑道:“我们姐妹俩可真是心有灵犀。我原本还忧心你以本来的样貌出屋会被人察觉跟踪,没想到你已觉醒了变形的法力。”原彩显然是将变身的七海错当作了凛。

原彩将异形的法术修炼得极好,根本不需喘息,迅速改换成了苏叶的样貌,匆匆换上提前备下的衣衫,抱起七海,轻声道:“我们出发吧。”

原彩拿出一根木条,落地成轿。凉州一年四季少有寒冷之时,众人所使用的轿撵仅有一个顶盖,没有四周的遮挡,轿内情状一览无遗。七海心内忐忑,猫在原彩怀中警惕地左右查看,做好了随时跃身逃离的准备。

未行多远,出内院门时便被人拦下盘查。见到轿上的苏叶,守卫狐疑地问道:“您今日怎么没坐您专用的轿子?您怀里的黑猫似乎从未见过,何时养上的?”

原彩镇定答道:“这猫是彩主子午后来访时给落下的,眼下得给她送回去。”原彩不仅声音和苏叶相仿,语气也几乎一模一样。

“我叫人替您送去吧,何必劳烦您跑这一趟?”守卫挑眉道。他显然配有法物,看穿了原彩的伪装,可并未直接揭穿,只配合着她演戏。

刚出发就遇上了阻拦,药箱内的凛只觉后颈汗毛直立,大气都不敢喘。

原彩盯住来人的眼眸,颈下一颗银黄的宝石发出莹莹亮光,她沉声道:“放行。”

片刻后,守卫木然抬手,做出准许放行的手势。

原彩一路急急前行,之后的两道关卡,并未遇上阻碍。最后在最为关键的府门处,原彩拿捏好时机,在守卫看出她原貌的瞬间便施法将他们一一控制住。约半个时辰后,她们便顺利来到了新垣城外的一座送客亭下。

七海下了轿便恢复了人形。原彩见到自己救出的黑猫竟只是凛的奴仆,不由大惊失色,以为自己搭救错了人,直到七海将凛和高银从药箱内放出,这才松了一口气。

高银见到生人很是惊慌,飞速躲藏在凛和七海身后,不敢露面。

凛郑重向原彩道谢,又笑问:“这段时日,我能看出你亦不喜被困,你手中有亦云石,又有强大的幻形法术加身,明明可以顺利离开,为何甘愿留于府中?”

“我不能离开。”许是为了避免被人目击,原彩并没有幻出原貌,仍是保持着苏叶的模样,严肃道,“我今日也不是平白无故地帮你,我需要你的报答。”

凛好奇道:“堂妹请讲。”

“我需要你监视道闲的动态,若有对南疆不利的消息,还请及时告知。”

“我并未打算回余末城。”凛坦诚道。

“你会回去的。”原彩笃定道。她从袖中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袖珍鸟笼,笼中有一只灰白色的小鸟,正上下蹦跶着,似是想逃出牢笼。原彩将鸟笼递给凛,道:“云鸽身形小,不易被察觉,且可在云层之上飞行,不易被击落,如今常倚靠它们寄送重要信件。”

凛将鸟笼接过。这些日子她与这位陌生的堂妹逐渐熟络,原彩亦不似初见时那般腼腆羞怯,今日更是展现出了令她自叹不如的机敏和镇定。此时的凛不由对二人始终未能有任何推心置腹的交谈颇感遗憾。

三人匆匆别过,凛和七海骑坐在高银身上,不多时便隐入了漆黑的夜幕中。

直到出发时,凛仍未拿定主意究竟是去白岩城还是余末城。可想到她未提前知会澈她的到来,担心白岩城的守卫亦会将陌生的高银当作敌兽射杀,且从白岩城回到余末城仍是一长段凶险未知的旅程,凛不知它还有几条性命可以挥霍。犹豫片刻后,凛还是决定先将高银安全送回道闲手上再作打算。

高银并未理会凛北行的命令,自顾自朝西南方向飞去。凛几次提出疑问,它却颇为笃定地微微点头,凛虽感困惑,仍选择相信高银的判断。

高银速度极快,为了不让地面上的人发现,也飞得极高,不一会儿凛便被冻得浑身打颤,身前的七海亦是瑟瑟发抖。凛心疼不过,便将她收入药箱中。

高银继续南行,待到太阳微微露头时,隐岛外的广袤海洋呈现在凛面前,在朦胧的朝阳下,海那一头A国T市的陆地若隐若现。

凛此时才明白过来高银的打算,它许是担心没有罩袍加身的凛承受不住前往余末城的长途飞行,便采取了一条迂回的路线:先向南飞去A国,之后凛可寻到道闲曾带她去过的位于S市的连接他界与隐岛的通路,再从那儿返回余末城。

神兽天性极怕暴露,鲜少离开隐岛,凛未料到高银竟会为了她选择冒险离岛。

凛回首向后张望,方才还能见到的凉州奶白色的沙滩和苍翠的林地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便是天堺所具有的强大隐藏法术,由一代代神主持法杖维护,千年来保护着隐岛,令外界无法寻到这片陆地。

临近T市海岸,凛不免担忧身形硕大的高银会被人察觉,便阻止它直接飞去内陆S市的计划,趁着此时天色尚且昏暗,引着它在原先自己家附近一处无人的海滩上着陆,然后将他藏入木箱。

凛身上没有钱款,犹豫过后,只得前去原先的住处,向继母慧求助。

睡眼惺忪的慧见到身着奇装异服的凛并未惊讶,也未过问她一大早上门打搅的缘由,应下凛的请求,给了她一些路费,又给凛换上了自己的衣裳。凛不愿白拿了她的好处,回赠了头上一根玉簪作为谢礼。

幸亏早前凛多留了个心眼,记下了冯路住处的地址,也记下了道闲打开密道的方式。经过一番路途奔波,凛终于回到了阔别许久的余末城。

作者有话要说:新年快乐呀。祝宝们新的一年健康快乐,心“响”事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