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达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溜达小说 > 攻略女首辅是科举人的第一要务 > 第61章 第 61 章

第61章 第 6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陆妈妈实在看不上这个婶子,要不是老爷特意吩咐,找个靠得住的生面孔守门,她是无论如何不会让亲戚进府领差事。

幸好还没出事!

她一招手,打断李婆子的话,领着身后一队的粗使婆子进了院子,以防万一。

陆妈妈是真的怕穆檀眉把人劫跑了。

她独自推门,急匆匆抬头一看,就见明间堂内最上首的太师椅上,坐了位似笑非笑的红衣小姐。

正是她满头大汗找了好半天的穆檀眉。

陆妈妈没想到对方真就摸到了这里,见穆檀眉那颇有些大马金刀的气势,心里暗叫一声“糟糕”,那点子扮冷脸扯大旗的心思都消了,提心吊胆地想着该如何与她周旋,拖延时间。

这位可不是寻常闺秀,那是真踩着爷们的头,在贡院搏出来的功名!

陆妈妈不敢轻易糊弄她,小心措辞了一番,这才跟穆檀眉笑。

“眉小姐让奴婢好找啊,还以为您头一次来,迷了路,正担心呢,没想到您是来找小姐叙旧了。”

穆檀眉见她老实巴交的模样,忽然想起她还寄居在陆家时,陆妈妈那表面安分,实则一人之下的气派样子。

暗道难怪她是府里的第一红人,陆顶云的心腹,这见人下菜碟的功夫,就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她不搭腔,陆妈妈顿了顿,疑心上头的人是要晾着自己,正想开口,却听穆檀眉轻笑了一声。

“巧了,陆妈妈别心急,我也正等你呢。”

陆妈妈一怔。

穆檀眉抬手指了指寝屋,眉眼不见笑,“我姐姐的几个包袱,还得劳妈妈你调派个人手,挪到我车上去。”

什么包袱?陆妈妈一惊。

她硬着头皮问:“眉小姐说笑了,小姐正在待嫁,足不出户,哪来的什么包袱?”

穆檀眉目露冷意,凝视她片刻,才将嘴角一松,“是我初来乍到,姐姐给了我一些小玩意算作心意。”

她笑了笑,拿手撑着脸颊,“妈妈这么好奇,难不成是眼红想讨赏了?”

陆妈妈额角一跳,“眉小姐快别打趣奴婢!我老皮老脸的,怕是糟蹋了小姐的好东西。”

内里却直犯嘀咕,看穆檀眉老神在在的坐着,完全不似要走的样子,竟像是在等老爷回府……

陆妈妈心口突突两下,难道她真存了替小姐做主的心思!

陆妈妈挤出个难看的笑脸,越是忌惮越不敢怠慢,只得使唤了人依命进来搬东西,暗中又派人出府。

任她如何焦头烂额,却也及不上陆顶云此时焦躁的心情。

他一路面沉如水,到了陆蛟藏身的巷子,就呵停了马车,三步并作两步亲自去开门。

手落在门闩上的那一刻,陆顶云心如死灰。

门根本就没有锁。

深更半夜,这院门却是虚掩着,陆顶云闭了闭眼,压下眼底的惊疑,倏地推门。

他故意放重了脚步,一步步往逼仄的小屋走去。

他留了充足的时间,才掀开了门帘,生怕看见内里红被翻浪的腌臜场面,可眼前一幕,却更加出格!

卫圆儿衣衫立整的躺在床上。

而他那个懦弱的儿子,就跪坐在榻边,拿着投湿的面巾给她擦脸。

陆顶云眼底的情绪翻滚,他骤然攥紧了手中的门帘,足足几息,才将其缓慢放开。

他竭力遏制着盛怒,心里不好的猜测源源袭来。

门口的动静触惊了陆蛟,他愕然回头,下意识生出恐惧,可握着的卫圆儿的手,在这一瞬给他注入了无限勇气。

他定了定神,慌忙撒开湿布子跳下了床。

“父,亲,您怎么来了?”他磕巴道。

陆顶云目不转睛的逼视着他,直到陆蛟额头上露出冷汗,他才冷笑一声,去了正屋。

陆蛟下意识要跟上,却在迈步前生生止住,回头看了一眼榻上仍在装睡的卫圆儿。

她定是和他一样紧张。

陆蛟捏紧拳头,一掀门帘,垂头丧气地跪在了陆顶云跟前。

“父亲!”

他不敢抬头对视,生怕被陆顶云看穿了心思。

“我与圆儿表妹,一见如故,情投意合,想求父亲做主成全我二人的婚……”

“孽畜!”陆顶云拍案起身,瞠目结舌地看着堂下一向乖顺的儿子,心惊不已。

他敬畏的姿态一如既往,可口中之言,堪称荒谬之极!

“住口!谁给你的胆子?”陆顶云气得口干舌燥,每说一句话都犹如刀割喉咙。

陆蛟立刻闭嘴,鹌鹑一样的缩了缩脖子,可很快,他又重振旗鼓,一脸抗拒地将背挺直。

陆顶云眯了眯眼,知道自己被人摆了一道,他强迫自己忍怒,先冷静下来解决这件脏事。

“我问你。”

他眼底狂怒和失望不断交织,最终化为了一个蔑视的哼,“你都做了什么不合礼数之事?”

“父亲何必明知故问,我们是两情相悦,若真说不合礼数……”陆蛟低着头,嘴硬道:“那处处都是了。”

陆顶云脸色变了变,咬牙切齿地骂道:“混账!你明知我问的是什么!”

陆蛟沉默了一会儿,弱气道:“儿子是真心爱护表妹,并未当真碰她,可……她今日发了热症,身子害冷,儿子给她擦脸,搂着她暖身,照顾了一夜,不该做得也都做了……”

“你这个蠢货。”

陆顶云嗓子被气哑,因为牙疼导致的偏头疼,在此刻更是肆虐的抽痛。

知子莫若父,他岂会听不出陆蛟话里的较真。

若是受人引诱,一时冲动犯错还好,可他竟像是真的对那个卫家的庶女动了真情,情根深种!

此事比他想象中的更要棘手了……

他脑海里一下浮现起,刚才卫圆儿那满身的病气和脸上异样的红,心下沉了又沉。

病得这么恰到好处,就像是一剂猛药,掐准了陆蛟的脉搏,让他怜惜。

到底是谁设计他?

陆顶云扪心自问,卫氏和卫家等诸多人的脸,在他脑海里一一快速闪过,最后停留在了一双微微上扬的眼睛。

她怎么敢?

陆顶云阴沉着脸,暗自疑心,凭穆檀眉的认知根本不可能用出此般毒计,更何况他藏下陆蛟多年,她更不可能窥得内情。

或许是他想浅了,是有人在幕后推波助澜,借穆檀眉之手搅散婚事,狠狠插他一刀……

陆顶云越是剥丝抽茧,越觉得迷雾重重。

知道是被人算计,他反而稳住心绪,不敢轻举妄动。

他疲累地瞥了不成器的儿子一眼,心里有些无力,半晌才不甘地道:“逆子,起来吧。”

陆蛟一下警觉,不敢起来。

陆顶云见他那傻子装精的蠢样,险些气得后仰,忍了忍才冷声道:“既然你与人家情投意合,也算是一桩好事,也算是亲上加亲,只不过……”

陆蛟一震,听出父亲话里竟有回环余地,期待地抬起头。

窝囊样!陆顶云看不上他的德行,生怕自己气得失控,干脆站起身训诫他,“私相授受,终是失德,尤其你还另有婚约。”

陆蛟一下紧张起来,手指关节握得发白,他心擂如鼓,过了不知多久才恍惚听见陆顶云松了口。

他说:“此事容我和卫氏相商,成埃落定之前,你切记好自为之。”

半晌,陆蛟才回过神来,他晃晃脑袋,见屋内空空如也,陆顶云不知何时已经走了。

他,成功了?

陆蛟突然如释重负,缓缓地爬起身来,回屋去报喜。

陆顶云立在院子里听了片刻,见陆蛟兴致勃勃地邀完功,两个小儿女开始情意绵绵地互表心意,这才沉着脸离开。

因此事涉及陆蛟,不能声响,给他赶车的换成了长随桓一,瞧见主子出来,赶忙将方才陆妈妈命人传来的话附耳说了。

陆顶云气息沉重,“快走。”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给穆檀眉撑腰,让她胆敢无法无天,不计后果地跟他作对!

马车轱辘在深夜里碾出一阵阵吱响,饶是陆顶云心急如焚,在返回内城后,也只得规矩地降下车速,悄然回府。

陆顶云大步流星地拐进院里,没等进屋,就听见陆妈妈吃力地应付着陆晚娇的刁难,全然听不见第三个人的半声动静,可他却很清楚穆檀眉就在里面。

她就像能让陆晚娇借以逞威的虎。

陆顶云皱紧眉头,“陆妈妈,下去吧。”

“是。”陆妈妈早已汗流浃背,赶忙带上门,退去了院里守着。

陆顶云视线微动,在穆檀眉含笑的脸上搜寻一番,却无功而返,心里更是疑云丛生。

他审视穆檀眉,穆檀眉同样在观察他。

她面色不变,敏锐地在陆顶云身上捕捉到了一丝疲色,尽管对方极力掩饰,可她还是看出了沉郁的意味。

此事,成了!

穆檀眉心下安定,不欲同他再费口舌,蹙了蹙眉,作出心急的模样主动开口,“我才听姐姐说起,今年元宵节她陪夫人去玄光观进香时,竟然得了住持批命,说她是什么南明离火之体,合该入道修行,方可益于性情。”

她不掩担心,陆顶云看出她在装相,却有些拿捏不准她的用意,脑子转了个弯,谨慎道:“确有此事,不过你我皆是读书人,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些牛鼻子道士的妄言,听听就罢,当不得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